C罗回归曼联的这一年:辉煌的归来与落寞的现实

对于曼联和C罗来说,回归本不是计划之中的事情。当这位5次金球奖得主从尤文图斯回到老特拉福德的时候,他们都沐浴在对荣耀和胜利的展望中,据说他拒绝了同城死敌曼城,雄心勃勃地想要将曼联重新带回荣耀之巅。

在2020-21赛季,曼联在索尔斯克亚的带领下获得了联赛第二,并在欧联决赛中惜败比利亚雷亚尔。

当C罗决定回归时,曼联重新规划了对新赛季的期望,即自2013年弗格森爵士退休后再度重夺英超冠军,同时还寄希望于能够在欧冠赛场上更进一步。

本文撰写时是C罗回归曼联的一周年,他们衰落的速度和程度都令人感到吃惊。C落得这一年充满了矛盾。

就个人而言,他上赛季的统计数据是很好的。他在英超联赛中进了18个球,所有的比赛加起来进了24个球。

在欧冠小组赛的前5场比赛中都有取得进球。即便是在一支上赛季英超联赛排名第六、丢了57个球,堪称失败的球队里,他也创造了不少高光时刻。

然而,与此同时他也成了俱乐部最受批评的球员之一,因为专家和他的粉丝们争论他的自负和他不愿意在前场逼抢等等弱点,是否能够完全被他个人制造的数据所弥补。

对于教练们来说,C罗的存在与球队表现不佳息息相关。索尔斯克亚在C罗回归后的13场比赛就被解雇了。

挪威人的临时替代者拉尔夫·朗尼克在11月底就任,但到了1月,他就曾私下里向俱乐部董事会提议,说如果曼联希望进步的话,就应该替换C罗。

索尔斯克亚和朗尼克现在都只是曼联过去灾难一年的匆匆过客与牺牲品,C罗的难题现在由新任主教练滕哈格负责。

荷兰人最初希望C罗留队,但在他执教的第二场英超联赛曼联0-4惨败布伦特福德后,滕哈格向曼联高层明确表示,他不会阻止C罗离开。

C罗则在7月就向俱乐部明确表示,他想参加下赛季的欧冠,这在曼联是不可能实现的,毕竟他们只有欧联踢。

C罗在2019年接受《法国足球》采访时曾说,如果完全由他决定的话,他只想参加最顶尖的大型比赛。“国家队大赛和欧冠的比赛,”C罗说,“正是这种顶级比赛激励着我,一切都充满了挑战。”

所以我们很难设想即便是已经年满37岁,C罗会乐意在英超联赛中做替补,然后只有在欧联杯对阵摩尔多瓦的谢里夫和塞浦路斯的奥莫尼亚这种俱乐部时才捞到首发机会。

因此,所有的可能性都指向了他想要离开曼联,然而直到转会窗结束,这位英超历史上最高薪的球员还没有收到来自有欧冠踢的大俱乐部的实质性邀请。

事实上,唯一的正式接触是来自阿尔希拉尔的报价,尽管沙特俱乐部对这位前锋很感兴趣,但这并不符合C罗想要留在欧洲五大联赛的意愿。

在转会窗口只剩下2天的时候,曼联越来越希望C罗能够服软,接受踢一个赛季的欧联,卡灵顿的一些人在最近几天已经发现了他的态度有了些许积极的变化。

The Athletic采访了俱乐部和球员身边的消息来源,带来了一些关于世界上最著名的足球俱乐部与最强大的足球运动员之间的重逢为何会偏离预期,并让C罗想要寻求离开的内部故事。

随着曼联在二月份状态的断崖式下滑,一个更衣室里的资深球员团体在曼联的卡灵顿基地找到了朗尼克。C罗也位列其中,还有博格巴和瓦拉内。

然而俱乐部的队长,中后卫马奎尔却没有出席。C罗的意愿是他想踢双前锋,卡瓦尼是他的首选搭档。

他还认为马奎尔由于其一系列的表现不佳,应该被降为替补。最终朗尼克告诉球员们,他认为现在马奎尔依然还是队长,进行这样的谈话时不合适的。C罗反驳认为马奎尔就是问题的一部分。其他一些在场的球员对此感到不适,随后纷纷向朗尼克道了歉。

C罗的经纪公司Gestifute在接受采访时没有对这一事件或是本篇文章里提到的其他事件作出任何回应。

虽然上赛季没有人可以对曼联的糟糕表现置身事外,但马奎尔与队友们的关系并不像外界有时描述的那样糟糕,而且值得一提的是,过去的三位曼联主教练都任命他为队长,并且十分重视他的领导力。

对于曼联来说,2021年8月签下C罗时的欢呼声已然远去。当时C罗似乎已经注定要加入曼城,后者对哈里·凯恩的追求宣告失败后,C罗被他的经纪人作为替代方案推荐给曼城。

其实8月的早些时期,曼城已经拒绝了C罗的转会,但随着最后期限的临近,俱乐部的态度也开始有些摇摆不定。

虽然C罗和瓜迪奥拉偏爱的那类前锋不同,但曼城也知道他能够保证20个以上的进球。他们已经在3个转会窗口追求一名前锋最后却一无所获,而且他们也意识到签下一名超级球星会带来潜在的商业价值。

据报道,8月24日周二门德斯在巴黎与曼城的代表会面,尽管伊蒂哈德的一位高级代表在周二下午还坚持认为,曼城内部仍在商议他们是否真的还需要签下一名新球员,他们的教练似乎在不到一周前还将其视为转会目标。

这些考量包括球员的风格是否契合球队,以及C罗的工资是否会影响更衣室内部的和谐。然而到了周二晚上,曼城和C罗的代表都期望能够加盟曼城,身着天蓝色的球衣。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可能永远都有所争议。曼联希望全世界都相信他们在签下C罗一事上远远比曼城做的努力更多,而C罗只想回到曼联。

C罗在2003年还是个少年的时候便加盟曼联,在弗格森爵士手下赢得了三个英超冠军,一个足总杯冠军和一个欧冠冠军。然而曼城虽然在此之前考虑过C罗,但只是一种不温不火的意愿。

曼城的一些人还认为,C罗其实非常想加盟曼城,因为在那里他将和瓜迪奥拉这样的冠军教练共事,很有可能在欧冠中更进一步。

然而这笔交易并没有达成。多个消息来源都告诉TA,曼城对于另一名球员斯特林的未来更加上心。在去年转会窗的最后一周,斯特林曾经被推荐给巴萨,但球员和巴萨都没有积极寻求转会。

这些消息来源表明,瓜迪奥拉认为他要想签下C罗可能就得先出售斯特林,这就制造了一个空窗期,为曼联的截胡提供了机会。

斯特林在1月时被再次推荐给了巴萨,当时他甚至已经做好了以租借的形式离开,但巴萨经过更加仔细的考察,教练哈维建议改签曼城的另一名球员费兰·托雷斯。

当曼联在召开内部会议的时候,有消息公开宣称C罗想要加盟曼城,这使得曼联的董事会和更衣室里的一些大佬越来越惊恐。曼联当时的主教练索尔斯克亚与他的主手佩兰举行了一次会议,两人说服曼联的执行副主席埃德·伍德沃德截胡了这笔交易。

与曼联最初放出的故事版本不同,弗格森爵士并没有直接与C罗交谈,但他确实联系了门德斯。

C罗的前队友里奥·费迪南德和埃弗拉一直到凌晨才睡,他们试图说服C罗放弃曼城加入曼联。费迪南德还与伍德沃德以及曼联当时的转会谈判代表马特·贾奇交谈。C罗的国家队队友B费也给他发了消息。

因此,问题是在于曼联是真的想签下C罗,还只是因为他们的同城死敌威胁要签下曾经梦剧场的宠儿急了。

曼联对此辩解道,他们之所以没有在夏窗的早些时候就采取行动,是因为在当时,他们没觉得他有离开尤文的可能性。曼联前几年就考虑过签下C罗,尤其是他刚刚为尤文效力的时候,弗格森收到情报说他其实没有完全在都灵定居下来。

曼联和尤文之间一直都有着紧密的联系,就在几个月前伍德沃德还在和尤文主席安德烈·阿涅利就欧超联赛的事情洽谈合作。

伍德沃德就在他邻居加里·莱因克尔的后花园里用手机与门德斯通话。前英格兰国脚莱因克尔告诉BBC:“他签下C罗的时候他就在我的花园里。他走进来,坐在椅子上,打电话给门德斯……我希望我没有泄露太多不该说的!”

曼联很得意。在从皇马签下瓦拉内和从多特蒙德签下桑乔后,曼联的高层内部认为这是他们自2007年以来最好的转会窗,当时俱乐部签下了特维斯、欧文·哈格里夫斯、安德森和纳尼,并在接下来的赛季中赢得了冠军联赛。

C罗的交易是令人瞠目结舌的,因为他签署的条款据说周薪价值50万镑——然而,和其他队友们一起,本赛季由于曼联没能获得欧冠资格,所以下赛季他们的工资会下降25%。

同时,曼城坚持认为他们不是被曼联所击败,也否认斯特林的情况是交易的关键。

曼联的价值立刻在商业上得到体现。在曼联宣布与尤文就C罗达成交易后24小时内,这份官宣成为社交媒体历史上体育领域点赞数最多的帖子。那个星期五也创下了曼联的官方账号在社交媒体上每日互动次数的最高纪录。

(图)在宣布正式签下C罗后,曼联官推将背景换为C罗回归海报,同时将简介改为:他回家了。

简而言之,曼联认为他们已经买到了梦想:一个场内场外的超级巨星。他们有了前两个赛季的意甲最佳射手,一个如此独特的36岁老将,他对自己的身材管理还和职业精神的奉献都令人印象深刻。

私下里,俱乐部高层人士谈到C罗希望完成“未完成的事业”,坚持认为这不是为了重温旧日辉煌,而是在“俱乐部和他自己的历史上写下新的篇章”。

C罗的首秀,即主场4-1战胜纽卡斯尔的比赛中,俱乐部的共同所有者阿夫拉姆·格雷泽罕见地也出现在了老特拉福德观赛。

C罗打进了曼联的前两个进球,那个9月的下午是他们最近一次在联赛中登顶。那天还有个引人瞩目的插曲,因为一个支持凯瑟琳·马约拉尔的横幅出现在老特拉福德的上空,她指控C罗有对她有性侵行为。一个名叫Level Up的女权主义团体表示,他们打算“提醒观众”对C罗的指控。

美国检察官曾在2019年表示,C罗将不会面临指控。而C罗一直以来都否认这些指控,称这个故事是“假新闻”。

然而,围绕C罗回归的许多宣传和报道都是积极的。在接受意大利报纸《共和报》的采访时,他的前队友埃弗拉表示,“克里斯蒂亚诺需要爱与尊重。他在尤文图斯成为了一个替罪羊。意大利媒体对C罗的批评是可笑又虚伪的。

而且阿莱格里在新闻发布会上说‘C罗不会每场比赛都上场’也是大错特错。这种事情没必要拿到公开场合去说。无论如何,克里斯蒂亚诺的真爱是曼联。”

在老特拉福德,C罗得到了英雄般的礼遇。俱乐部在社交媒体平台上不遗余力地宣传着他们的明星。曼联得到了英超联赛的特别许可,将7号球衣重新分配给了C罗,而卡瓦尼则选了21号作为替代。

C罗的长子小克里斯蒂亚诺开始与他前队友鲁尼的儿子凯·鲁尼一起在曼联的青训学院训练。

在更衣室里,C罗的到来让球员们振奋。替补门将李·格兰特在一次电台采访中透露,C罗苦行僧式的饮食激励着他的队友们在早场比赛前的晚上不要多吃甜点。

而一号门将德赫亚也和朋友说,俱乐部签下C罗和瓦拉内提升了他们对俱乐部雄心的认可,为了有机会与C罗一起赢得奖杯,他愿意付出一切。C罗的另一位队友在观察了他的饮食后,决定停止在咖啡和茶里加额外的糖。

而其他队友们注意到,当他们出现在C罗发布的训练课照片中时,他们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互动量都会激增。

C罗在他为曼联出战的前5场比赛中打进了5个球,包括欧冠对阵比利亚雷亚尔的绝杀,但麻烦的第一个征兆出现在他到来后的一个月。

在主场1-1战平埃弗顿的比赛中,索尔斯克亚认为在周中的欧冠比赛后,C罗应该在周六中午的比赛中得到休息。当弗格森与俄罗斯格斗运动员努尔马戈门多夫在曼联董事休息室聊天的片段被曝光时,这就成了一个趣闻轶事。

苏格兰人似乎认为一个主教练总是应该让他们最好的球员首发。而C罗在终场哨响起时面色不虞地走下通道,也引起了人们的进一步猜测。

在更衣室里,C罗的回归也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卡瓦尼在俱乐部的第一个赛季很受欢迎,但他现在得到的机会更少了。

而马夏尔在C罗到来后也少了很多上场机会。迪恩·詹姆斯本来是索尔斯克亚非常看重的球员,但俱乐部告诉他,如果他继续留在俱乐部的话,出场顺序得排到第八位了。

而C罗到来后,曼联的比赛状况反而急剧恶化了,在对阵莱斯特城、利物浦和沃特福德的比赛中都遭遇惨败。C罗是对索尔斯克亚继续率领曼联感到失去信心的众多球员之一。也有些幕后原因被认为超越了战术,导致了更衣室的分裂。

没人认为这些锅全都应该甩给C罗,尤其是对于索尔斯克亚能否带领曼联重回巅峰这件事,人们其实一直以来都持保留态度。

事实上,一位英超俱乐部的主教练——此处我们不方便透露姓名,他将索尔斯克亚上赛季执教的曼联描述为“是那种你想踢的球队,让你对自己感觉良好,重获自信。”

至于C罗,对他的评价并不是非黑即白,而他的个性也算是毁誉参半。TA联系到的几个训练场消息人士坚持认为,在索尔斯克亚执教时期,他在训练场上仍然是一个“一流的”职业球员,他会跑在最前面,打进最多的球,认真饮食和拉伸训练,早到晚退。

然而,C罗支持者认为,是曼联大大落后于他的高标准了。他认为俱乐部的结构、后勤、运营和训练设施都不符合顶级俱乐部的要求。

在一次会议上,C罗曾抱怨曼联“没有体育总监”,但事实上曼联确实是有一个足球总监约翰·默托夫(John Murtough)的。

曼联对于改善俱乐部的训练场和设施有着长期的计划,但他们确实部分程度上根据C罗所强调的问题进行了临时修改,最引人瞩目的是对俱乐部的游泳池和桑拿房都进行了翻新,自从C罗离开俱乐部后,这两个地方就再也没有进行升级了。

还有一个问题在于,C罗之前效力的尤文图斯在体育场附近就拥有最先进的酒店和训练设施,避免了球员在主场比赛前要像在曼联这样从洛里酒店几乎要横穿整个城市才能来到老特拉福德。

(图)C罗对曼联的一些设施不够满意,俱乐部对游泳池和桑拿房都进行了临时升级

尽管C罗对索尔斯克亚有些不信任,但他确实也试图团结队友。在10月球队0-5惨败利物浦后他发表了讲话,呼吁大家更多的努力。

在0-2输给曼城之前,他还组织队友们进行了一次聚餐。正是C罗的进球暂时保住了索尔斯克亚的帅位,他在对阵热刺和亚特兰大的比赛中大都取得了关键进球,但挪威人的压力还是越来越大。

有一次,C罗鼓励博格巴在向索尔斯克亚要求首发位置时要冷静,而不是咄咄逼人地抱怨。

11月下旬,就在索尔斯克亚被解雇的前几天,卡灵顿的氛围跌倒了谷底,但球员们依然要拍摄圣诞视频,向他们可怜的支持者们送上祝福。

通常情况下曼联会去医院看望一些病人,打COVID-19的限制意味着他们的首选还是拍摄一些视频进行远程祝福。曼联用圣诞装饰品布置了一个房间,但有一名球员的情绪被认为太过阴郁低沉以至于无法被录进去。

C罗立刻就进入了他的角色,并发表了生动的演讲,为球迷们打气。顺便一提,据说马奎尔是参与俱乐部慈善工作的球员里最积极的之一,他多次为俱乐部的基金会捐款,访问当地的一些慈善项目,而且很少大肆宣传。

在训练场的48小时后,曼联在维卡拉格路球场1-4输给了沃特福德。索尔斯克亚的故事结束了,C罗在终场哨响起时第一个离开了球场。据说,索尔斯克亚私下里曾表示,签下C罗是他执教期间一个关键和决定性的转折点。

朗尼克于11月29日作为临时主教练来到曼联时,更衣室里的紧张气氛已经浮上了台面。

更衣室里的一些球员已经把队长马奎尔以外的球员的态度视为最重要的声音,而索尔斯克亚的助手们和C罗一致认为,新一代的年轻球员们很难积极主动地接受别人的批评。

博格巴、卡瓦尼、林加德、马塔和马蒂奇等有影响力的老球员知道他们的合同将在这个赛季结束后到期,这也是造成球队缺乏凝聚力的原因之一,而本赛季球队也在朝着一个令人沮丧的结局俯冲。

新来的桑乔和瓦拉内还在努力适应,这对于球队并没有什么帮助。瓦拉内备受伤病的煎熬,而桑乔的体能状况还需要更大程度上的改善,在朗尼克到来后,他也需要提升自己的自信心。

朗尼克召开的第一次团队会议的核心议题就是,与对手相比,曼联在跑动和其他防守工作方面的数据指标并不令人感到满意,朗尼克要求球员对自己更加严格。

在0-4惨败布伦特福德的第二天早上,滕哈格采取了更加激烈的措施来改善曼联在跑动方面的问题,他惩罚每个球员多跑13.8公里。这13.8公里代表了他们在上一场比赛与对手布伦特福德相比的跑动差距。

朗尼克试图通过自己的4-2-2-2战术让曼联运转起来,在这套战术中,C罗将有一个双前锋的搭档。然而对阵水晶宫的开门红只不过是一个假象,在对阵诺维奇和纽卡斯尔的比赛中,尽管曼联拿下了4分,但这套战术还是出现了问题。

在战平纽卡斯尔的半场比赛中,C罗和格林伍德都对他们队友的传球质量提出了批评,在那场比赛中,曼联共计167次丢失球权。

那是朗尼克上任的第三场比赛。到了他的第五场比赛,也就是主场迎战伯恩利的时候,他曾经考虑过放弃让C罗首发。

在索尔斯克亚和朗尼克执教期间,卡里克曾经在客战切尔西的比赛时将C罗移出了首发名单,但他还是向葡萄牙承诺会让他有替补上场的机会。C罗在曼联领先的情况下,在64分钟时被替换上场,随后的5分钟内,比分被扳平,曼联遗憾地收获了一场平局。

据了解,不仅是朗尼克的教练团队,还有索尔斯克亚的团队成员都觉得C罗对战术的执行力不够严谨,经常在自己踢自己的。事实上在C罗签约的时候,索尔斯克亚的一些助手们就曾经担心,他会不会适应他们的战术。

在上赛季末尾,朗尼克表示他从来没能让曼联在有球和无球转换之间做到平衡。他也承认必须在战术上做出妥协以适应C罗。

他说:“C罗进了几个球——我不是要责怪他,他在那些比赛中做得很好,但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会积极压迫对方放线的怪物,即便是他还年轻的时候也不是这样的风格。”

并非所有人都赞同C罗也需要参与高位逼抢的观点。11月的时候,C罗的前队友费迪南德接受了TA的采访。他说:“你在谈论的是足球历史上最伟大的进球者之一。你买他不是为了跑动和压迫别人。皇马在他巅峰的时候也不是用他去压迫对方后卫。莱万多夫斯基的主要功能是压迫吗?

当所有人都称赞哈里·凯恩是当今世界上最好的9号球员时,他们难道是说,他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压迫者?还有阿圭罗,多年以来英超联赛中最好的9号球员,人们有没有评论,说‘他的压迫感令人难以置信’?这是没有意义的。梅西会提供高位逼抢的压迫吗?他从来不管这个。”

C罗对朗尼克的不满第一次公开表现在1月19日击败布伦特福德的比赛中,C罗在球队2-0领先的情况下被替换下场,随后表示了不满。

其他的抱怨则没有那么明显,但有几次C罗还是抱怨队友没有给他及时传球,即使他们在球场上其实是做了最佳选择。

到了1月底,朗尼克认为他意识到了C罗在现代精英俱乐部中具有局限性,并建议曼联让他转会。

然而曼联的董事会认为,C罗的个人进球能力一直很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冬窗将他出售。更重要的是,俱乐部的董事会认为在当时,C罗是球队的核心成员,这个建议是不成立的。

3月初,C罗与朗尼克的关系受到了进一步的关注。在朗尼克告知他将在对阵曼城的比赛中让B费和博格巴担任前锋,并将C罗从首发名单中移除后,C罗向俱乐部的医生报告了臀部屈肌受伤,并在葡萄牙度过了周末,而不是在伊蒂哈德球场观赛。

最终曼联以1-4输掉了比赛,朗尼克的变阵也没有收到好的效果。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愈发紧张。

然而在赛季快要结束的时候,C罗确实恢复了他的进球状态。他在对阵诺维奇和热刺的比赛中上演了帽子戏法,在对阵阿森纳、切尔西和布伦特福德的比赛中也有进球。

在上周一出版的奥地利报纸《标准报》的采访中,朗尼克被问到如果C罗是奥地利人,他是否会招他进奥地利国家队。

7月初,C罗的经纪人门德斯告知曼联他的客户希望能够踢下赛季的欧冠,并要求俱乐部为转会提供便利。当时,曼联的老板格雷泽家族、首席执行官阿诺德和新教练滕哈格一致都希望C罗留在曼联。

然而C罗对俱乐部上赛季的表现感到沮丧,也觉得曼联在夏季转会市场上表现低迷。他以个人原因为由,缺席了俱乐部在泰国和澳大利亚的季前巡回赛,这也得到了曼联的首肯。C罗曾在4月不幸地失去了刚出生的儿子。

当他在7月底回到卡灵顿的季前训练时,曼联希望能够说服C罗留下。曼联的共同所有者乔尔·格雷泽并没有对C罗的转会进行过多的评论,毕竟曼联还没有在实质上认真讨论过这回事——但这位美国高官采取了更广为大家接受的观点,即俱乐部的商业价值和足球实力方面的考虑是互相权衡的。

在考虑到拿着俱乐部最高薪水的球员的未来时,这是合乎逻辑的,但最终还是要着眼于竞技方面的考量。

7月26日,C罗在门德斯的陪同下于上午10点左右抵达卡灵顿,而他的前教练弗格森爵士大约在一个小时后抵达。曼联坚称弗格森爵士当天前往卡灵顿基地是巧合,但《星期日》称,弗格森是曼联当他负责说服C罗留下的几个重要人物之一。

曼联的首席执行官阿诺德当天确实与门德斯举行了会谈,这就是为什么曼联的足球顾问小组——包括弗格森、大卫·吉尔、约翰·默托夫、布莱恩·罗布森,有时还有丹尼斯·欧恩——被重新安排在卡灵顿而不是老特拉福德举行。

最终,C罗仍然决定想要离开并增加他的欧冠联赛进球数。费迪南德去年告诉TA:“我想他会把踢欧联看作是他职业生涯履历上的一个污点。这是他对自己的高标准所在。”

滕哈格仍然希望能够重新说服C罗。然而在英超联赛前开始的一周,C罗在季前赛中首次出场,最终曼联在主场1-1战平了巴列卡诺。在下半场开始不久被替换下场后,C罗在终场哨响前和其他球员一起离开了球场。

由于C罗的未来不明确,曼联的社媒发布与他相关信息的频率大大降低,他在俱乐部的新赛季球衣发布会上也不再被强调。

随后,C罗被认为不适合在首轮输给布莱顿的比赛中首发,而埃里克森作为伪9号首发。在对阵布伦特福德的比赛中,C罗恢复了首发的位置,但他也是曼联惨败的一部分,在35分钟便0-4落后。

在全场比赛结束后,C罗似乎无视了滕哈格的助手史蒂夫·麦克拉伦的指示,没有去向随队前往客场远征的球迷们谢场。C罗径直走到了球员通道,途中被滕哈格拦了下来。几天后,C罗说他将在两周内透露关于他情况的“真相”。

在对布伦特福德赛后的第二天早上,滕哈格与他的教练团队举行了一次会议,他们都认为如果C罗离开,球队的进攻问题将得到改善。

TA报道了C罗是如何独自一人在食堂里吃饭,并且公开反对滕哈格的高位逼抢策略。

到目前为止,之前因为他的到来而备受鼓舞的曼联队员们已经开始思考是否他们会从C罗的离开中获益了。

事实上,在上赛季结束时,一位曼联的官员就表示,C罗的人气基础已经大不如前,他们认为支持C罗的中坚力量似乎只剩下以葡萄牙后卫达洛特为首的某些球员了。

7月,他与切尔西的老板兼体育总监托德·伯利进行了讨论,C罗的转会被列入提案。但切尔西主教练图赫尔明确向伯利表示,C罗不适合他的比赛风格。

在转会窗快要关闭的不久之前,门德斯还在试图联系切尔西,看看他们的态度是否有所转变,但图赫尔再次向老板强调了他的观点。

其他可能的转会尝试也无功而返。门德斯希望拜仁也许会想要C罗取代转会巴萨的莱万多夫斯基,但德国俱乐部并没有上钩。拜仁主席卡恩在接受德国媒体《图片报》的采访时表示,C罗是一个“有着梦幻般过往履历的球员”。

马竞似乎对他有兴趣,但他们的球迷明确表示,他们不会容忍同城死敌皇马的功勋球员加盟他们的球队。在7月底的季前友谊赛中,马竞球迷打出了“不欢迎CR7”的横幅。

意大利的那不勒斯也与C罗的经纪人有所接触,之前有消息称,如果那不勒斯主席德劳伦蒂斯能够在门德斯的协助下以1.2亿欧元的价格将尼日利亚前锋奥斯梅恩卖出,那么这笔转会就能实现。可惜曼联对奥斯梅恩并不感兴趣。

这是门德斯为他手下的王牌客户寻求解决方案的策略之一,即为一支有欧冠踢的球队中的明星球员提供巨额报价,从而贴补到C罗的交易中使之变得可行。

和那不勒斯的奥斯梅恩一样,AC米兰被告知,门德斯可以将意甲MVP拉斐尔·莱奥运作出一份令人瞠目结舌的报价,只要他们愿意签下C罗。不过曼联从未对莱奥表示过兴趣,而且C罗的薪水并不符合AC米兰的发展理念。

门德斯甚至还探讨了C罗回归葡萄牙体育的可能性,葡萄牙体育是他职业生涯开始的地方,但这一举动未能成功。

《星期日》称,主教练鲁本·阿莫林甚至威胁说,如果要签下C罗,那么他就要走人。但教练身边的消息来源也坚持认为,C罗重返葡萄牙体育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他仍然想留在五大联赛踢球。

每周似乎都在上演不同的肥皂剧,每当曼联的首发前锋错过进球机会或者球队落后的时候,镜头就会转向场边或是替补席的C罗。

对于曼联来说,这就是滕哈格要面对的现实,因为他试图建立一个以他自己为核心,有原则约束,令行禁止的团队。

在本文成稿时,曼联并不打算终止与C罗的合同,滕哈格已经反复向C罗说明,尽管不能保证首发,葡萄牙人本赛季依然可以在球队中发挥重要作用。荷兰人向C罗强调,他已经在安切洛蒂、穆里尼奥等不同教练手下取得了成功,因此他也可以努力适应自己的战术。

对曼联来说,令人鼓舞的消息是,C罗最近的态度变得积极了不少,他正在重新融入卡灵顿越来越多的说葡萄牙语和西班牙语的球员中,与他的前皇马队友卡塞米罗,还有阿根廷后卫利桑德罗·马丁内斯都形成了密切的联系。

曼联还认为,他们已经回应了C罗对俱乐部在转会窗不作为的焦虑,他们从阿贾克斯重金签下了巴西边锋安东尼,之前还有卡塞米罗、马丁内斯、马拉西亚、埃里克森,甚至还有租借了纽卡斯尔的门将杜布拉夫卡。

一年前,C罗在社交媒体上写道:“每一个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对曼联永无止境的爱。”

如果说状态下滑,可能有。反正我不相信,在持续稳定了十七八年的好状态,仅仅在一年之内就光速断崖下跌。时间带来的下跌也是缓和下跌,人不是哪一天突然变老的。不可能从夏天还是最佳射手到几个月后就一文不值。归根结底还是c罗去年没想清楚,踏进了这几年一直在剧烈变动的泥潭。搞得今天怎么做都不是。

现在看曼联球迷都在说C罗哪哪都不如马夏尔,我的心挺寒的,他这个夏窗可能带来不少负面影响,可好歹是梦剧场的王子啊

也许现在梦剧场的一声声Viva Ronaldo就是C罗最大的后盾了吧。

评论区有个哥们说的对 没必要为C罗伤春悲秋是这样的 没有意义 38岁了 功成名就他的功与过留给历史进不进球坐不坐板凳与我何干服从教练安排 他踢得开心就好我只需要记住他留给我的精彩瞬间 小升初中考 高考 从头到尾一直激励我的那个人都是我慢慢进入生活早就没了以前和黑子对线的那股劲你吹他 你黑他 他还是一天争你一辈子的钱有啥意义呢 他是我平凡世界里的英雄梦想不过比起以前我现在还需要为一年高昂的学费发愁与其一天天黑这个黑那个吹这个捧那个还不如好好生活 期待期待世界杯就完了英雄怎能不怕迟暮 记住他的辉煌就够了

如果当初一直留在皇马,这四年能多进100球,915球了,而不是815球,金球奖也有7个了,欧冠冠军也7个了。

Leave a Comment